<p id="93l1p"><mark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mark></p>
    <form id="93l1p"></form><sub id="93l1p"><nobr id="93l1p"></nobr></sub>
    <address id="93l1p"><nobr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nobr></address>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三星供應商在越南:中國師傅月薪1.6萬,當地員工2200

            曾經,中國是三星最大的海外生產基地,國內的上下游配套企業多達4000家。隨著三星向越南轉移,為了留住訂單,不少中小供應鏈企業選擇跟著客戶走。面對供應鏈短缺和成本飛漲等問題,他們也在努力推動公司本地化。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伍素文 李永華丨廣東報道

            三星電子在越南有著特殊的地位,反之亦然。

            自2019年關閉所有在華的手機工廠之后,越南成為三星在海外最大的產能承接地。有數據顯示,三星超50%的手機出口以及1/3的電子產品出貨量,都由越南承擔生產;2021年三星(越南)公司營收742億美元,相當于同期越南GDP的20%左右。

            曾經,中國是三星最大的海外生產基地,國內的上下游配套企業多達4000家。隨著三星向越南轉移,為了留住訂單,不少中小供應鏈企業選擇跟著客戶走。面對供應鏈短缺和成本飛漲等問題,他們也在努力推動公司本地化。

            與此同時,三星在中國的投資格局卻悄然生變,轉向并加大對半導體、新能源電池等高技術領域的布局。

            微信圖片_20220525172751

            難以擺脫中國供應鏈網絡依賴

            即便三星將手機產能全部轉移到中國以外,三星在越南的手機生產廠仍與中國供應鏈網絡有著千絲萬縷的關聯。

            彭海國、郭林海、朱濤的公司都屬于三星供應鏈體系,三星轉移時,他們先后跟著客戶奔赴越南投資建廠。他們的公司分別生產不同的零部件,再由客戶組裝成品交付給三星。

            在接受《中國經濟周刊》采訪時,本地的供應鏈短缺和成本飛漲是他們提及最多的話題。

            郭林海說,他的公司在機器設備投資上總共花了300萬元人民幣左右,3年大概賺了一點利息錢。而且很多設備在當地不能采購,只能從國內買了再運過去。

            朱濤表示,很多中高端的工業用品還得從中國進,越南本地沒有或者是貴,也沒有所有電子材料的代理商,還得找回國內的一些渠道來做。目前,他們公司做的是百分百出口。

            外交學院教授施展在《溢出》一書中指出,這種原材料供應和產品銷售市場都主要在國外的“兩頭在外”結構在越南很典型,意味著越南在外貿進出口過程中完成的增加值有限。

            此外,彭海國還提到,其位于北江省的公司離諒山省比較近,離廣西憑祥友誼關口岸也比較近,大概100公里。“據說前幾年諒山、北江有一部分電力還是廣西給的,從國內賣過來的。”

            越南經濟迅猛增長的同時也在經歷“用電荒”。過去十幾年里,中越維持著電力貿易關系,從云南、廣西等地輸電至越南。據報道,2022年1月25日,南方電網公司與越南電力集團簽署購售電協議,預計2022至2025年期間,向越南北部出口約40億千瓦時電量。

            微信圖片_20220525172746

            開始褪色的成本優勢與揮之不去的陰影

            許多在近年去過越南的人,都會提起越南制造對中國制造奮起直追的野心和當地人賺錢的欲望。不過,隨著外資的大舉進入、競爭加劇,越南原本的成本優勢也開始褪色。

            以人工成本為例。彭海國介紹,現在整個越南有9800萬人口,適齡勞動人口大概就是3500萬到4000萬。這些人當中還有去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家和地區打工的,實際能夠留在這邊的也就在2500萬到3000萬之間。

            每年12月份,越南會制定下一年度的薪酬指導價,分4檔分別設置最低工資基準。每年調整幅度在3%到8%之間,平均大概5%。去年越南因疫情影響沒有調整,計劃將于今年7月1日調。據越南政府2019年第90號法令,2020年越南每月最低工資標準分別為:一類地區為442 萬越南盾(約1326元人民幣);二類地區為 392 萬越南盾(約1176元人民幣);三類地區為343萬越南盾(約1029元人民幣);四類地區為 307萬越南盾(約921元人民幣)。

            “大公司用人人數會比較多,所以實際的工資基準上漲幅度是比國家指導要高的。比如我們公司,所有的費用全部扣減完,他們能夠拿到手的工資折算下來大概在2300到2400元人民幣之間。這是今年上半年的行情。” 彭海國說。

            有紡織企業介紹,越南員工的工資10年前大概是70到100美元左右,現在已經達到了三四百美元。東莞一家電子企業表示,2019年去的時候,大概是1800元人民幣,現在最低要2200元人民幣左右才能招到員工了。

            朱濤也反映,前幾年越南的人工成本漲得很快,每年百分之十幾二十的增長,與中國的差距迅速縮小。他說,越南的技術工人、熟練工數量相對較少,管理也比國內更有難度。剛開始,他們可能只有中國一般效率的百分之六七十,現在能達到百分之八九十。“如果管理激勵得好的話,甚至可以跟中國一樣。”

            而越南國內政治動蕩的陰影,始終籠罩在一些中國企業的頭上。

            郭林海記得,2014年,美的在胡志明市的工廠被砸了。“當時,廠長跟我說,你們最近最好少出去,如果晚上出去,盡量去好一點的酒店。去酒店消費,千萬不要大聲嚷嚷,人身安全第一。”

            朱濤也談到:“2014年越南從南到北鬧過事,打砸華人工廠,當時的報道也很多。還好我們當時在北方,也受到政府一定的保護,但對于風險的擔憂在我腦海始終揮之不去。”

            致力成為本地化公司

            在施展看來,數量龐大的在越“中國干部”是“鏈接起中國供應鏈與越南組裝環節的微觀載體”。一些臺灣地區學者很早就關注到,東南亞的臺資企業最欠缺中間層的行政與技術管理人員。

            郭林海表示:“從國內去越南工廠的技術師傅,能拿到16000元人民幣的底薪。我給那邊的廠長是2萬元人民幣,基本上按照國內標準的1.5倍。也就說國內給1萬元,去越南就要1.5萬元。畢竟是背井離鄉,工資肯定要高一些。”

            現在,郭林海的越南工廠已經投入了接近2000萬元人民幣。疫情之前,他通常兩三個月就會過去越南一趟,現在因為疫情原因他已經兩年沒過去了。

            2019年剛過去時,朱濤的廠里設了兩條產線,加起來百十人。目前,公司員工已經達到700人,投資也上億元人民幣了。在疫情之前,他每個季度會去越南視察廠里的情況,一待好幾個月,回國探親則待一周左右。疫情期間,他去越南的頻率改為一年一次。

            朱濤說,中國人其實不是特別習慣在海外長期工作,特別是家庭在國內的話,不像日本或者韓國,他們會拉家帶口去國外工作生活。“所以在越南我們從國內過去的干部比較少,這方面人才相對稀缺些。”

            恩凱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總部在寧波的紡織服裝出口骨干企業,在東南亞多國經營和投資項目。該公司董事長沈功燦認為,當前,高校外語類教育資源存在不均衡的現象,而學習東南亞小語種的人實在太少,中資企業去了東南亞,非常需要這方面的人才,國家可以鼓勵更多的人學習東南亞小語種的語言,而且,這些學生畢業后很好找工作,去了東南亞,企業待遇給得高,“他們當然愿意去的了。”

            隨著越南工人、管理者對業務的學習和熟練,公司職員中的越南干部比例有所提高。

            朱濤表示,目前,公司職員中越南干部的占比超過了80%,將來這個比例還將進一步提高。“中國干部每年都在減少,越南干部也慢慢上來了。按我們的方向,只要有越南干部能夠擔起這個責任,我們中國干部就可以撤了。”

            “我們有很多單身的中國干部在這里成了家,跟越南女性在當地組成家庭。我覺得這是本地化最好的體現。” 朱濤說,“企業在越南,我們就要用越南的人,用越南的資源,用越南的服務,融入越南的市場,最終由越南本地人來運作工廠,成為真正本地化的企業,這是我們的長期目標。”

            微信圖片_20220525172740

            中國三星轉向高端制造產業

            三星在2019年撤走中國最后一家手機工廠后,在之后的兩年又關掉了其在中國最后一家電腦工廠(三星蘇州電腦工廠)、在中國唯一電視制造廠(三星天津電視機工廠)。

            盡管手機業務折戟中國市場,但三星對華投資并未停下,而是加大了尖端技術領域的投資力度,推動其在華產業布局從勞動密集型向資本、技術密集型轉變。

            公開資料顯示,2020年,三星在華新增投資達54億美元,占當年中國利用外資總額的4%,其中98%為高新技術產業投資。近年來,中國三星的布局包括半導體、新能源動力電池、車用陶瓷電容、OLED顯示屏等高技術含量產業。

            目前,三星在中國有近20家生產工廠、8個研發中心、7萬名員工、4000余家供應商,疫情期間每年保持著50億美元左右的對華投資數額。

            芯片業務是當前三星電子的核心業務,其在中國蘇州、西安和天津都分布有半導體生產工廠。

            三星西安被寄予厚望,也被視為在華業務轉型的案例之一。這是三星在韓國本土之外的唯一存儲芯片廠,經歷了多次追加投資和擴能。今年,西安三星半導體二期項目已完成擴建并投產。據業內估計,第二工廠將使三星在全球NAND Flash的市占率由35% 提升至40%。

            在天津,三星引入了OLED顯示屏生產線并于2021年2月投產,生產筆記本和平板電腦的高端顯示屏幕;投建了全球領先的MLCC(多層陶瓷電容器)工廠,2021年實現新產品量產,是三星在該領域的主要生產基地。

            去年 12月,三星電子成立了 “中國業務革新小組”(China Business Innovation Team),致力于從手機到半導體芯片的業務。外界認為,這是三星手機“重返”中國市場的又一信號。事實上,這個巨頭從未離開。

            2021年,三星電子實現營收1.48萬億元人民幣,利潤2725億元。在Statista網站上,有研究者統計,約35%的銷售收入來自美洲,18%來自歐洲,中國占比為16%。

            (應采訪對象要求,彭海國、郭林海、朱濤為化名)

            責編 | 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无码国产1000部日韩辣妞范免费 大胆人GOGO888体艺术高清 好男人在线观看免费社区 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人妻 久久人人97超碰caoporen MD传媒官方网站入口进入
            <p id="93l1p"><mark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mark></p>
              <form id="93l1p"></form><sub id="93l1p"><nobr id="93l1p"></nobr></sub>
              <address id="93l1p"><nobr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