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93l1p"><mark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mark></p>
    <form id="93l1p"></form><sub id="93l1p"><nobr id="93l1p"></nobr></sub>
    <address id="93l1p"><nobr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nobr></address>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低學歷年輕人的“收割機”:達內培訓“三宗罪”

            達內收取這些費用是否合法?達內又是否能夠同時扮演“產品提供方”“貸款中介方”“貸款擔保方”三重角色?當教育機構搭上“培訓貸”,是餡餅還是陷阱?

            023

            《中國經濟周刊》 記者 郭霽瑤

            “為了找工作,貸款兩萬去學習。結果東西沒學到,除了本金還要還一萬多的利息。”

            “當時承諾高薪就業,還說要幫我找工作,后來一段時間人都找不到了。”

            “催債電話打到我家的時候,我特別怕我媽知道后癲癇發作。我姥姥、姥爺都80多歲了,我也不敢說。”

            這些剛剛成年的年輕人正在為一家名為“達內教育”的培訓機構所困,而“錢”貫穿了他們陷入達內“培訓貸”的全過程——因為缺錢,想通過學習技能找工作賺錢,為支付學費被“引導”借錢,然后還錢、缺錢……

            成立于2002年的達內時代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內”),業務主打IT 技術培訓,2014年以中國職業教育培訓第一股身份在美上市。在宣傳中,其主打“保就業”“先就業后付款”“高薪就業”等概念,課程培訓費用一般在22000元左右,學員多為剛成年不久、初高中學歷的年輕人。針對無力支付高昂學費的學員,達內與一些網貸機構合作,向學員推薦“培訓貸”項目。一些年輕人卻在報名之后發現,課程內容并不符合預期,“保就業”也只是一張空頭支票,而更雪上加霜的是,自己背上了無法承受的債務。

            “我們的學生基本上都是20歲出頭,很多都是剛剛畢業一兩年。”達內上海某校區的老師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透露。同校區的另一位老師也表示:“很多學員都會選擇 ‘教育分期’。”

            記者發現,達內不僅靠“賣課”賺錢,同時通過向學員推薦“培訓貸”賺取“貸款轉介服務收入”和“擔保費”,3年賺取的相關費用將近兩億元人民幣。

            達內收取這些費用是否合法?達內又是否能夠同時扮演“產品提供方”“貸款中介方”“貸款擔保方”三重角色?當教育機構搭上“培訓貸”,是餡餅還是陷阱?

            “第一宗罪”:誘導貸款?00后學員因“培訓貸”而身陷負債

            2020年3月,18歲的王山在抖音上刷到了達內的宣傳短視頻。“先就業后付款”“名企內部推薦就業”“就業率90%以上,月薪過萬”等表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當時中專還未畢業的王山,在長沙比亞迪汽車公司注塑車間的流水線上工作。“那里是做小時工,15塊錢一個小時。我一個月工資只有2000多塊錢。”王山說,“而且我家里條件不怎么好。媽媽在瀏陽老家收廢品,爸爸在浙江工地上打工。”

            出于改變現狀的想法,他通過抖音短視頻評論區與達內工作人員加上了QQ好友。在了解了王山的狀況之后,工作人員告訴他,在達內教育學習后保就業,且工資在7000元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與記者交流過程中,多名報名達內的學員在采訪中均提到了“保就業”一詞。

            記者曾以求學者的身份聯系了達內上海學區,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我們是針對企業用人標準去培訓學生。學生學完之后,我們會安排就業,不需要學生自己去找工作。這邊UE班(User Experience)的學生,很多是初中、高中的學歷,學得最差的學員畢業后也能有8000元的月薪,學得好一點的學員月薪在13000元到15000元以上,而且互聯網行業漲薪也是比較快的。”

            當時工作人員向王山推薦了學費為22800元的WEB前端開發工程師課程。“我當時沒有錢,對方就叫我去辦貸款”。在收到了一張培訓機構現場照片后,2020年3月25日,王山便掃描工作人員發給他的二維碼,在百度旗下的“有錢花”上借了22800元。王山的報名確認書顯示,這筆學費將由王山授權第三方貸款機構(百度)直接支付給達內提供的賬戶。對于學費的具體到賬情況,王山表示并不清楚。

            在完成貸款后不久,王山發現自己陷入了困境。“在我報名時工作人員并沒有說明上課地點和形式。”王山告訴記者,直到報名后提到上課安排,他才知道自己的上課地址在廣州。然而王山身處長沙,沒辦法去廣州上課。

            根據王山提供的合同顯示,在他的個人信息處,其地址填寫為湖南省瀏陽市。合同中并沒有關于培訓機構地址的內容,只有達內的印章顯示為“廣州達內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在后續溝通過程中,王山向工作人員表達了要去位于長沙的達內線下機構上課的想法,但對方卻要求他去廣州溝通。“去廣州的話,坐火車(單程)就要花200多,坐高鐵(單程)至少花600塊錢。”也因此,王山并沒有去廣州。經過溝通,達內向王山發送了一套線上課程。但上了幾節線上課后,王山大失所望,不想繼續培訓。

            024

            025

            更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在報名后的一個月選擇了辭職,王山一度陷入了沒有收入的困境,這也使得他中斷了還款。截至2022年3月25日,距離王山貸款已經過去兩年,他只歸還了第一期和第二期,總計527.84元。他的“有錢花”賬號頁面顯示,待還款總額為38415.98元,其中包括利息6039.98元與罰息9576元。

            “這已經影響到我的信用了,我經常會收到催債電話,還有短信。”王山說。

            被達內吸引的還有楊爾。與王山不同,當時19歲的楊爾最初是在58同城上看到了達內的招聘廣告,抱著試一試的求職心態前往應聘達內。

            在面試過程中,達內告知她,她的學歷不夠,但可以在達內進行培訓。“他們說在學習期間會給我介紹一個高薪兼職,邊兼職邊學習。學習結束之后,還會再給我安排一個高薪工作。”被達內口頭承諾的條件所吸引,楊爾決定報名學習。根據她提供的報名合同,課程結束后,達內負責給她推薦工作,薪酬根據本人學習技術及人才市場情況而定。

            據她所說,答應報名后,她向工作人員提供了身份證原件,工作人員當著她的面在“有錢花”上貸款21800元,為她報名了UI設計課程。

            報名過后,達內發給楊爾幾個培訓視頻,并配備了一名老師對于教學內容進行答疑。在上了幾節課后,楊爾表示,自己很難跟上教學內容,老師常常對于她的問題無法作出滿意的解答,教學情況并不理想。而之前提到的“介紹高薪兼職”的福利,楊爾說,達內方面并未給她介紹任何工作。最終,她背上了本金兩萬多的債務。由于對于教學內容不滿意,楊爾也沒有繼續進行學習。又因為一直沒有工作,她無力還款,只能每月看著還款提醒彈出。

            “當時催債催到我們家的時候。我特別怕我媽知道后癲癇發作。我姥姥、姥爺都80多歲了,我也不敢說。”楊爾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她來自單親家庭,整個家庭依靠母親的低保和政府的補貼生活,沒有其他經濟來源。“我媽媽有精神疾病和癲癇,常年需要住院治療。我自己也遺傳了癲癇,所以找不到工作。”

            “第二宗罪”:聯手網貸平臺推出“培訓貸”,達內擔保收費是否合規?

            達內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

            據公開資料顯示,達內的運營公司為達內時代科技集團有限公司,2002年成立于北京。該公司曾獲得IDG資本、高盛集團等金融機構的投資。2014年4月3日,達內以中國職業教育培訓第一股身份在美上市。達內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南京、杭州、成都等70個大中城市成立了342家學習中心,擁有員工超過10000人,累計培訓學員已達100萬人次。2019年11月,達內被曝“財報造假”,收到退市通知。2021年12月,由于收盤價連續30日低于1美元,達內又一次面臨退市風險。

            這家中國職業教育培訓第一股,一直以來與貸款機構合作頗深。

            據澎湃新聞報道,2016年4月19日,達內董事長、創始人韓少云在亞杰商會推出的“中國互聯網消費金融”主題系列論壇上公開表示:“你現在交不起錢可以,你先來,等你培訓就業以后,找到工作不就有收入了,找到工作有收入以后,再把我的學費分期還給我。”

            達內也確實這么做了。在2020年的財報中,達內表示,考慮到當前大學生難以負擔課程學費,從2006年起,達內為符合條件的學員提供了畢業后交學費的支付選項,實際上這種付費方式是由“培訓貸”完成。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別有45.6%、52.3%和15.0%的學員獲得了融資服務提供商提供或安排的貸款,以支付學費。

            目前,達內合作的貸款機構有:百度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中銀消費金融有限公司和北京融聯世紀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達內通過向學員們推薦貸款產品,獲得不少“回報”。

            2020年達內科技財報顯示,達內向學生推廣金融服務提供商的貸款產品時,可以從中獲得一筆“貸款轉介服務收入”(Loanreferral service revenue),具體金額按貸款本金金額收取,并且每月與金融服務提供商確認。

            2018—2020年,達內科技貸款轉介服務費收入分別是1809.6萬元人民幣、1993.9萬元人民幣、780.1萬元人民幣,共計4583.6萬元人民幣。

            不止如此,達內還有一個角色——“擔保人”。據財報顯示,針對以貸款支付學費的學員,達內提供擔保服務(Guarantee liabilities),并收取擔保費。這筆費用包含在收取的學費中。在學員違約的情況下,金融服務提供商有權從達內收取未付利息和本金。

            那么,在學員無力還款的情況下,為什么貸款機構會繼續向學員催收,而不去找擔保方達內履行擔保責任呢?北京市萬商天勤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周游律師分析認為,沒有任何法律規定借款人無力償貸后,貸款方只能向擔保方催收。貸款方有權按照保證合同的約定選擇追償對象。但是,在這種業務邏輯中,擔保方實際上為貸款方提供了客戶來源。因此,為避免破壞合作關系,貸款方有可能傾向于先向真正的借款人主張債權。

            但記者采訪的幾位學員均表示,對于這筆“擔保費”并不知曉。在前期推薦借貸的過程中,達內對于“擔保”一事也只字未提,并未詢問學員的償貸能力。學員所提供的與達內簽訂的合同中,也只顯示了學費總數,沒有任何內容表示其中包含“擔保費”。

            2018—2020年,達內科技收取的擔保費分別為8969.1萬元人民幣、4718.9萬元人民幣、1300.8萬元人民幣,共計約1.5億元人民幣。擔保費和貸款轉介服務費兩筆收入3年合計將近兩億元。

            “擔保費”究竟是一種什么費用?法律上對于擔保服務方是否有相關資質規定?

            北京市中倫(上海)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孫彬彬律師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該收費項目很可能是達內借幫學員辦理貸款、擔保為由,巧立名目設立的收費項目,并且達內的做法,欠缺對消費者履行充分告知義務,屬于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第八條“消費者享有知悉其購買、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務的真實情況的權利”及第九條“消費者享有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的權利”規定的知情權與選擇權的侵犯,“屬于亂收費項目”。

            026

            027

            “另外,培訓機構本身不具備長期從事擔保業務、提供融資擔保服務的牌照資質,如果其確為貸款提供擔保,也屬于超范圍營運,本身業務經營不合法。”孫彬彬律師補充道。

            周游律師認為:“對外提供擔保,屬于普通民營企業的自主經營決策事項,并不是特許經營或者需前置審批事項。但以‘提供擔保為業’,則涉及專項經營許可。”

            周游律師向記者介紹了江蘇省連云港市贛榆區人民法院受理過的一起汽車消費貸款案件。該案中,某資產管理公司(甲公司)為消費者的購車貸款提供擔保服務,并向消費者收取擔保服務費。最終,法院以“甲公司不具有從事經營性融資擔保業務的資質”為由認定甲公司無理由收取“擔保費”,要求退還。

            天眼查數據顯示,達內的經營業務范圍包括研發、設計計算機軟硬件、網絡技術和產品以及通信技術;提供技術轉讓、技術咨詢、技術服務、計算機技術培訓;銷售自行開發的產品;以特許經營方式從事商業活動。依法須經批準的項目,經相關部門批準后依批準的內容開展經營活動。

            那么,作為服務提供方,達內又是否可以同時扮演擔保人和中介人的多重角色?

            以大眾較為熟悉的房貸、車貸為例,在貸款辦理過程中,房產公司、汽車4S店也會推薦合作的金融機構。

            但不同的是,“通常房產公司、汽車4S店不會為消費者貸款提供擔保,而是由消費者向金融機構提供足夠的資信證明、抵押物或保證人。貸款款項一般是金融機構直接付款至商家,但會以短信、電話等方式向消費者通知放款及首期還款期等信息。”孫彬彬律師提醒道。

            值得注意的是,曾有學員要求達內開具學費發票,之后達內發送了一張所謂的“電子發票”。一位曾就職于四大會計師事務所的財務從業者指出,這并非真實發票,僅僅算是一張收據。

            “第三宗罪”:涉嫌虛假宣傳,鉆營監管漏洞

            近兩億的收入背后,還有多少個和王山、楊爾一樣負債的年輕人?

            截至2022年4月20日,黑貓投訴平臺上關于達內的投訴信息共有2055條,其中內容多為“虛假宣傳”“誘導貸款”以及“拖欠退款”。

            “一開始給我申請的兩萬多的貸款,說是所有的學費,承諾出去工作工資就有一萬多,后面又說出去工作工資只有五六千,想要拿一萬多工資的話,還要學插畫,還要交七千八,貸款利息兩千三。”

            “2020年10月的時候我在58同城上面找工作,被一個達內的招聘聯系到了。他們就打著高薪資、免費培訓后即入職的口號,聯系了我好幾天,確實心動了,我就去了合肥。他們讓我交20800元的學費,我說我沒有,他們讓我貸款……”

            學員們在投訴平臺上寫下了自己的經歷,“維權難”成為高頻詞之一。

            周游律師分析稱,“教育培訓貸”本身存在灰色地帶,關鍵在于是否涉及虛假宣傳,以及是否嚴重到構成欺詐的行為。例如,如果培訓機構和其推薦的用人機構惡意串通,就可能構成欺詐,是刑事問題。從現有的資料來看,只能說達內可能涉嫌虛假宣傳,是一個廣告法或者民事上的問題。

            “達內的問題在于,作為本身打擦邊球的貸款外包服務角色,以保就業承諾誘導學員借貸,營銷活動存在欺詐性及誘導性宣傳,造成學員無力償還貸款,并且拒絕退還學費;而小貸公司作為金融機構的問題在于,對達內虛假宣傳視而不見,對學員的資信情況、資質審核過于隨意。”孫彬彬律師說。

            2021年2月,銀保監會辦公廳、中央網信辦秘書局、教育部辦公廳、公安部辦公廳、人民銀行辦公廳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規范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監督管理工作的通知》,對大學生互聯網消費貸款進行了明確規定。“小額貸款公司要加強貸款客戶身份的實質性核驗,不得將大學生設定為互聯網消費貸款的目標客戶群體,不得針對大學生群體精準營銷,不得向大學生發放互聯網消費貸款。放貸機構外包合作機構要加強獲客篩選,不得采用虛假、引人誤解或者誘導性宣傳等不正當方式誘導大學生超前消費、過度借貸,不得針對大學生群體精準營銷,不得向放貸機構推送引流大學生。”

            028

            一位大二學生告訴記者,自己曾致電上海達內教育,對方在詢問了該學生相關情況后,仍然推薦了貸款分期付費的方式。

            但達內的學員多是像王山、楊爾這樣,成年不久,未考上大學的年輕人。上海達內一校區負責人透露,達內教育本科學歷學員少,每個班的學生在20到30人之間,其中本科生有三四人,??茖W歷學員相對本科而言較多,但總體占比也不高。他曾經教過的學生中有很多是十幾歲輟學從事銷售、餐飲等工作,為了轉行來到達內學技能。

            2019年,中國人民大學勞動人事學院課題組發布的《普惠金融賦能就業研究報告》顯示,接受教育分期的群體具有年齡偏低、學歷較低的特征。分期貸款者的平均年齡為26.7歲;41.3%的貸款者最高學歷為大專,24.9%的最高學歷為高中。除此之外,該群體的家境一般且父母文化程度偏低:50%貸款者的父母難以負擔子女培訓費用,受教育程度在初中以下。

            這些學員有著和大學生一樣的年紀,但并不在大學讀書,其身份界定屬于社會人士,在這一領域的監管可能還不夠明確,

            “這個事件確實剛好發生在一個不是大學生卻處于剛成年的年齡,又沒有那么強的風險意識的消費者群體。這個群體與達內這類機構相比,存在一種信息上的不平等,在整個事件中處于非常弱勢的地位。針對這種情況,其實可以通過行業協會來制定更公開、透明的標準來保護這個群體,讓消費者和培訓機構之間的關系更加平等。”周游律師說。

            孫彬彬律師指出,與實踐中常見的套路貸、高利貸所體現的違法程度、暴力程度相比,達內教育推介的小貸公司會通過APP、視頻、電話核實身份并在線簽訂貸款合同,整個貸款過程一般會有一套流程化審核模式(但資信審查較為寬松),貸款金額及貸款利息通常不存在制造虛假流水惡意壘高、軟硬兼施索債的情況,并且整個貸款推介、發放均是以公司面貌出現,這也對監管部門、公安機關針對此類套路貸款認定形成一定障礙。

            為了償還貸款,2021年6月,王山坐上了從瀏陽開往長沙的汽車。如今,他一個人在長沙送外賣,過著朝十晚九的生活。白天每單5元,晚上每單6元,每月月薪在6000元左右。“還行,就是有點累”是王山對這份工作的評價。他收入最高的那天掙了360元,從早上8點工作到晚上12點。

            2021年11月10日,王山再次打通了達內的客服電話。工作人員讓他還清貸款后憑借還款記錄到達內教育長沙某校區上課。但最終,因貸款未還清沒能實現。“我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還清,花了冤枉錢,東西沒學到。還要還一萬多的利息。”

            (文中王山、楊爾均為化名,華東師范大學2020級新聞系滕云同學對此文亦有貢獻)

            責編:姚坤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无码国产1000部日韩辣妞范免费 大胆人GOGO888体艺术高清 好男人在线观看免费社区 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人妻 久久人人97超碰caoporen MD传媒官方网站入口进入
            <p id="93l1p"><mark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mark></p>
              <form id="93l1p"></form><sub id="93l1p"><nobr id="93l1p"></nobr></sub>
              <address id="93l1p"><nobr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nobr></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