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93l1p"><mark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mark></p>
    <form id="93l1p"></form><sub id="93l1p"><nobr id="93l1p"></nobr></sub>
    <address id="93l1p"><nobr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nobr></address>

            人民日報社中國經濟周刊官方網站  中央新聞網站  互聯網新聞信息稿源單位

            經濟網 中國經濟論壇


            首頁 > 周刊原創 > 正文

            長沙、沈陽等角逐第10個國家中心城市,誰將勝出?

            杭州、沈陽、福州、南京、合肥、廈門、青島、濟南等諸多城市爭相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究竟會帶來什么紅利?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王紅茹|北京報道

            4月13日,湖南長沙市委市政府出臺《關于實施強省會戰略支持長沙市高質量發展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提出的目標任務之一就是創建國家中心城市。

            除了長沙,此前杭州、沈陽、福州、南京、合肥、廈門、青島、濟南等城市,均提出要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截至目前,我國共有北京、上海、廣州、天津、重慶、成都、武漢、鄭州和西安等9個國家中心城市。從2018年2月西安獲批第九個國家中心城市至今,已4年有余,第10座國家中心城市究竟花落誰家?

            微信圖片_20220505171717

            長沙提出2035年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

            近日,長沙重提創建國家中心城市,讓角逐第10個國家中心城市的話題再度引發關注。

            長沙出臺的《意見》共提出四個目標任務,“創建國家中心城市”被放在首位。

            其具體內容包括:突出內涵式發展,優化提升中心城區,打造一批金融科創、總部經濟、文化消費等高品質國際化中央商務區。支持瀏陽、寧鄉建設省會城市副中心,在全國百強縣排名中爭先進位。高標準建設金陽新城、金洲新城、金霞新城,加快南部融城,推動與主城區一體兩翼、南北聯動發展,構建“一軸一帶四走廊,一核兩副十組團”的空間格局等。

            長沙并非首次展露競逐國家中心城市的雄心,早在2017年、2018年就曾提出全力創建國家中心城市。而真正發力是在去年。

            2021年1月,長沙市政府工作報告兩次提及“國家中心城市”,并明確表示“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的時限是2035年之前。

            此后,步伐還在加快。2021年10月29日發布的《長沙市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綱要》中,同樣提出到2035年,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

            緊接著,在2021年12月27日,長沙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公示的《長沙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也將時間鎖定在2035年。該規劃提出,到2035年,率先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現代化城市、現代化新湖南示范區、長江經濟帶核心增長極,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

            在2022年長沙市政府工作報告關于“未來5年重點落實好五大任務”中,提出首要任務就是“聚焦‘三個高地’,加快國家中心城市建設”。

            而4月13日《意見》的發布,讓長沙 “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的雄心顯露無疑。

            長沙是湖南省省會,也是國務院批復確定的長江中游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目前共轄6個市轄區、1個縣,代管2個縣級市,總面積為11819平方千米。

            在第七次人口普查中,長沙常住人口為1004.79萬,突破千萬大關,正式晉級為超大城市。

            不僅人口眾多,在2021年中國內地主要城市GDP排行中,長沙以13270.7億元力壓鄭州(GDP12691.0億元),位居全國第15位,鄭州排名第16位。

            在武漢、長沙、南昌、合肥、鄭州、太原6個中部省會城市中,武漢和鄭州已經是國家中心城市,相比其它城市,長沙提出要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其可能性有多大?

            “長沙發展條件相對優越,完全可能在我國基本實現現代化過程中成為國家中心城市。”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中國區域科學協會會長、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應用經濟學院院長楊開忠教授向《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表示,長沙地處京廣經濟帶和滬昆經濟帶交匯地域,與珠三角地區距離適宜,是國家重要綜合交通樞紐中心,區域人口和市場潛能相對突出,與株洲、湘潭具有緊密的同城化聯系,自身GDP超過1.3萬億、人口超過千萬,建設國家中心城市優勢明顯。

            沈陽將建設國家中心城市設定為總目標

            國家中心城市的正式提出,最早可以追溯到2005年。當時,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受建設部(現住建部)委托,在編制《全國城鎮體系規劃(2006-2010年)》過程中,首次使用了這個概念。

            2010年,住建部發布的《全國城鎮體系規劃(2010—2020年)》,首次明確提出5大國家中心城市(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的規劃和定位。

            此后,國家中心城市共經歷了3次擴容,又增加了成都、武漢、鄭州、西安4大國家中心城市。從區域分布看,在9個國家中心城市中,華北地區有北京和天津,華東地區有上海,華南地區有廣州,西南地區有重慶和成都,華中地區有武漢、鄭州,西北地區有西安。僅東北地區還沒有國家中心城市。

            “東北地區具有極其重要的地緣戰略定位,人口略少于俄羅斯,與日本相當,面積略大于日本,無論從發展還是從安全來看,至少需一座國家中心城市肩負國家使命、引領東北區域發展。因此,在我個人看來,東北是我國規劃建設新的國家中心城市最應優先落戶的地方。”楊開忠說。

            在東北三個省會城市中,哈爾濱、沈陽和長春誰最有可能?

            相比之下,學者們更傾向于沈陽。楊開忠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沈陽地理位置和區域條件更加優越,自身綜合實力比較雄厚,輻射帶動能力相對強勁,在東北地區可優先規劃建設國家中心城市。

            中國人民大學應用經濟學院教授孫久文也認同沈陽作為國家中心城市,“歷史上沈陽作為東北的工業重鎮,經濟一度排在全國前五,只是在后來逐漸滑落。但是,國家中心城市并不是純經濟的考量,作為城鎮體系規劃設置的最高層級,還要考慮其所在的區位以及周邊地區的發展狀況,以便于發揮金融、管理、文化和交通等方面的輻射帶動作用。”

            從城市地位看,沈陽是東北地區傳統意義上的政治、經濟中心,國務院批復確定的中國東北地區重要的中心城市,先進裝備制造業基地和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沈陽還是東北地區重要的科技、文教中心,擁有東北大學、遼寧大學等重點高校,充足的科教條件有利于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

            微信圖片_20220505171845

            從經濟發展看,2021年沈陽GDP為7249.7億元,在全國城市排名第31位,在東北各城市中名列前茅。

            從區位優勢看,以沈陽為核心,鞍山、撫順、本溪、遼陽、鐵嶺、阜新和沈撫改革創新示范區環抱而成的沈陽都市圈,集聚了東北三省約20%的人口和24%的地區生產總值,對東北地區加快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實現振興發展至關重要。

            除了基礎條件,還有積極的態度。2020年以來,沈陽對競爭國家中心城市的積極性一直都很高漲,也是國內極少數將建設國家中心城市設定為總目標的城市。

            2020年12月3日審議通過的《中共沈陽市委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圍繞推動沈陽新時代全面振興全方位振興取得新突破、努力建設國家中心城市的總目標,建設好沈陽現代化都市圈”。

            2021年8月發布的《沈陽市國土空間總體規劃(2021-2035年)》,圍繞國家中心城市總目標,明確提出要增強沈陽的城市能級和城市品質,提高沈陽國家中心城市的綜合經濟實力、國際競爭力和輻射帶動能力。

            沈陽市2022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按照國家中心城市功能定位,高標準規劃35個核心發展板塊,高水平建設濱水特色功能區、城市更新示范區、高新產業聚合區、公共服務中心區。

            多地爭搶國家中心城市,有什么紅利?

            國家中心城市是中國城鎮體系規劃設置的最高層級。

            《全國城鎮體系規劃(2006—2020年)》中指出,國家中心城市是全國城鎮體系的核心城市。在我國的金融、管理、文化和交通等方面都發揮著重要的中心和樞紐作用,在推動國際經濟發展和文化交流方面也發揮著重要的門戶作用。

            國家中心城市共有10個名額的說法,起源于住建部聯合多個部委推進、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負責編制的《全國城鎮體系規劃》,其中提出計劃構建“十百千萬”的城市體系,即10個全球與國家中心城市、100個國家特色城市、1000個中小城市、10000個特色鎮。

            但國家中心城市名額是否只有10個?參與編制的專家早前曾公開表示,10個國家中心城市是編制工作初期的設想,未必就一定是10個。

            楊開忠表示,國家中心城市是在2005年時提出來的,至今并無公認的一致定義。在他看來,國家中心城市是國民經濟和世界經濟結合的中心地,與學術界講的國際城市或“世界城市”“全球城市”基本上是一致的。隨著交通通訊、統一市場、經濟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國家城市體系多中心網絡化發展,國家中心城市必然多元化。

            “我國2010年明確北京、天津、上海、廣州、重慶是國家中心城市,之后又先后明確支持成都、武漢、鄭州、西安建設國家中心城市,有理由相信未來還將明確5到8個左右城市為國家中心城市。”楊開忠說。

            杭州、沈陽、福州、南京、合肥、廈門、青島、濟南等諸多城市爭相躋身國家中心城市行列,究竟會帶來什么紅利?

            業內普遍的看法是,只要被列入國家中心城市名單,未來或將在多項政策上獲得國家更大支持,比如城市建設用地指標等。此外,在國家一些重大的改革開放創新舉措方面,在具有戰略意義和引領意義的先行先試部署上,國家中心城市可能會得到優先考慮。

            對此,楊開忠卻有不同看法,他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國家中心城市無疑有利于在國內國際市場中營銷城市、向中央爭取國家政策支持,從而提升城市參與國內國際市場競爭的優勢,但迄今為止,中央對國家中心城市并無明確的差別化支持政策,國家差別化的支持是模糊的,具體得到什么支持基本上取決于地方識別和抓住戰略機遇的能力。”

            在他看來,國家中心城市主要是市場競爭的結果,有些城市如深圳,雖然沒有成為規劃意義上的國家中心城市,但在市場中的表現有目共睹。

            顯然,成為規劃意義上的國家中心城市,對城市品牌來說是一次“加冕”,“但這個品牌對那些在市場上具有強大影響力的中心城市來說,可能邊際價值并不大,因而這些地方可能并不在乎‘國家中心城市’這個稱號,不一定花很大精力去爭取。所以,是否成為規劃意義上的國家中心城市,一定程度上,要看當地到底有多大的決心和雄心去爭取。”楊開忠說。

            責編:楊琳

            (版權屬《中國經濟周刊》雜志社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摘編、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无码国产1000部日韩辣妞范免费 大胆人GOGO888体艺术高清 好男人在线观看免费社区 精品久久久久久无码人妻 久久人人97超碰caoporen MD传媒官方网站入口进入
            <p id="93l1p"><mark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mark></p>
              <form id="93l1p"></form><sub id="93l1p"><nobr id="93l1p"></nobr></sub>
              <address id="93l1p"><nobr id="93l1p"><meter id="93l1p"></meter></nobr></address>